重庆口才培训   重庆口才训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讲与口才 > 正文

国民党主席连战在北京大学演讲

文章来源:语慧教育 点击数:682次 发布时间:2013-11-9 字体:

尊敬的闵主任委员、副校长,陈主任,各位贵宾,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早安.

今天我和内人携同中国国民党大陆访问团一起来到北京大学,非常荣幸.在这里首先向各位表现感谢.北京大学的现实刚才我了解到,就是当年燕京的校址,我的母亲在三十年代在这里念书,所以今天来到这里可以说是倍感亲切.

看到斯草、斯木、斯事、斯人,想到我母亲在这儿年轻的岁月,在这个校园接受教育、进修成长,心里面实在是非常亲切.她老人家今年已经 96岁了,我告诉她我要到这边来,她还是笑咪咪的很高兴.台湾的媒体说我今天回“母”校,母亲的学校.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报道.

北京大学是我们大学里面的翘楚,也是中国现代新思潮的发源地.蔡元培先生有两句名言:寻思想自由的原则,取兼容并包之意.这种自由包容的校风之下,长久之下北大为这个国家、为这个社会培育了很多精英分子.

尤其在国家、民族需要的时候,可以说都是能够挺身而出,各领风骚.不但为整个国家民族和社会做了很大的贡献,尤其是展示了中国知识分子那种感时、伤时、忧国的情况.

所以我今天来到这里回忆这些心里面可以说非常感动.我的母校也是我服务多年的台湾大学,同样地,师生也能够参与 “争自由、为民主、保国家”的各种的活动,也许是因为历史的因缘机会,所以台湾大学曾经成为两岸高等学术人才的一个荣誉.

1949年之后北大好多好多的老师跟同学们好象种子一样,跨洋过海到了台湾,尤其到了台湾大学,把自由的种子带到那里去,在那里开花结果.包括傅斯年、毛子水等等师生后来都是在台大当教授,受到大家非常欢迎的教导.

尤其胡适和傅斯年先生,都是五四运动的健将.傅斯年先生当过北京大学的校长,后来出任台湾大学的校长.

所以在今天,台湾大学里面那个幽静的校园,那个回响不已的傅钟都是台湾大学的老师和学生生活里面的一部分.

所以,简单地来讲,自由的思想,北大、台大系出同源,可以说是一脉相传,尤其在大陆,可以说是历史上的一个自由的堡垒,隔了一个海峡,相互辉映.

今天我来到北大,我也愿意回顾一下,中国近百年以来整个的思想的发展,应该也可以说归功于北大.大家都知道胡适先生提倡自由主义,那是代表一种自由、民主、繁荣、进步的创举,也曾经引起了很大的回响.

但是我们仔细地来看,自由主义这个思想在中国走的是一段坎坷的路,不是很顺利,也不是很成功.记得在那个年代,胡适先生介绍杜威的实用主义,谈到科学的方法和科学的精神,面对重大的针对社会的问题,提出所谓问题趋向的一个态度,要大家以逐渐进步,所谓渐进、逐步的、改良的方式,来面对所有的社会的国家的问题,他相信,不要任何的武断,不要任何的教条,点点滴滴,聚沙可以成塔.

这是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进入中国的一个最主要的桥梁.

那个时候胡适和李大钊先生经过了一系列的辩论,那个题目是多谈问题,少谈主义.我想这样的一个方式在一个正常的时刻,环境之下,也许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是为什么自由主义在中国它的影响大部分还是在知识分子中间,为什么如此?

简单地来讲,我们可以回忆一下十九世纪的最后,二十世纪的最初,那个二、三十年,你看看这个国家所面对的是什么,是中法战争,是甲午战争,是八国联军,是日俄战争,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可以说整个的国家都在列强帝国主义烧杀掳掠下,不平等条约可以说是丧权辱国的东西,老百姓的生活已经到了一个贫苦的极致,烽火连天.

在这么一个环境之下,中国的人民实在是没有一个那样的环境来冷静地思考,自由主义所代表的一个深刻理念,当然在校园里面百花齐放,百家齐鸣,但是终极在最后,能够吸引、号召青年人正式的号召,不外乎还是以中国国民党所代表的三民主义的路线和中国共产党所代表的社会主义总路线两条路线.

今天,北大已经 107年了,来到这里好象把我们带回到一个近代中国史的时光隧道里面去,因为在这里不但是人文荟萃,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个很浓缩的整个的近代史,我看到大家,我就想到,各位今天除了各有专精之外,宏观的思维一定是跟各位在这个校园里面那些服务过的前辈先行们一样.

大家还要想一个问题,中国的未来到底在哪里?我们要选择的到底是哪一条路?当然,在找寻答案的时候,找寻这两个问题的答案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历经曲折,历经挑战,我们走了不少的冤枉路,我们得到了多少的惨痛的教训,这些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是身为一个知识分子,我相信大家都有这种百折不回的决心和勇气.因为在各位的肩膀上,要担负的就是要为历史负起责任来,要为广大的人民来找出路.

如何能够让整个的中华民族不要再走上战争和流血,如果能够让和平来实现,如何提升我们人民的生活水准,如何维护不断提升我们国际的竞争力,这些重担都在各位的肩头上,一肩挑起来就是现代知识分子的一个伟大的格局.

用什么话来形容这样的格局和勇气,来带领我们到一个正确的历史方向和目标,我想了再想,把它归纳成十二个字,那就是希望各位能够 “为民族立生命,为万世开太平”.

虽然还有一点老古板,好象太古董一样,但毕竟是我们老祖先心血的东西.用现代的话来讲,我想这十二个字可以缩减成八个字,那就是大家一定要 “坚持和平”,我们大家一定要“走向双赢”.

当然有人会问我,你的勇气不小,你的基础在哪里,我要在这里跟各位坦白从宽.

我认为这个基础在哪里呢?在于历史的一个潮流,在于名义的一种驱动.历史的潮流、名义的驱动让我、让许许多多的人有这样的一个勇气,能够来提出来.

什么是历史的潮流?大家都知道,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都以中国的富强、康乐为目标,但是不幸的日本铁蹄的侵略阻碍了、终止了这个国家文明的建设以及现代化的进程.

抗战胜利之后,国共两党对于国家所应该走的总路线又有不同的看法,它的结果是以内战的方式来解决.因此到今天,一个台湾海峡 ,一条海峡阻隔了两岸,不晓得阻隔了多少的家庭,造成了多少的不幸、哀怨,尤其还形成了若干民族之间的嫌隙,尤其到今天回荡不已.

但是我们也看到,在这样一个历史的中间,关键的任务在关键的时刻做了关键的决定,扭转了关键的历史的方向,这是惊天动地了不起的事情.形成了一个新的趋势,一个新的方向,我在这里特别要提到,就是蒋经国先生和邓小平先生.

蒋经国先生在两次能源危机之后,知道台湾那个地方没有任何天然的物质,所以要靠自力更生,可以说是卷起袖子全新全力来推动,所以他推动了 “十大”的建设,推动科学园区的建立,信息技术的官僚,号召留学生回国研究投资,等等的作为为台湾创造了经济奇迹.

在经济发展之后,更进一步推动了他民主化的工作,所谓政治民主化的工作,包括排除了这种所谓威权的政治,奠定了一个政党之间,政党互动的一个模式.甚至于再进一步开放了党禁、报禁,取消了戒严,同时也促进了两岸人民,尤其是大陆,很多老兵返乡来探亲,在历史的时刻扭转了这个方向.

小平先生开放改革,大家看一看,不但转换了文化大革命的方向,深化地、全面地提升了人民生活的水平,这都是跨时代、了不起的作为.

蒋经国先生晚年的时候讲,他说他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很多人愣了一下,但是事实上代表了一个内心的忧虑,他的忧虑是大陆和台湾共同的未来要怎么走.

小平先生讲到,改革开放的路线要管一百年,用他四川的话讲 “动摇不得”.没有动摇,今天大家看一看,大陆的经贸的发展,经济的成长,可以说样样都是名列前茅.

我是一个 59年前离开上海回到台湾的,那时候还是一个年轻人,今天来到大陆,所看的一切的情景跟我的回忆和记忆完全不吻合了,所以我是怀着一个祝福的心,一个持续不断期盼的心,希望这块土地能够更快速地来发展.

在整个的发展层面,除了经济的发展,政治的发展层面也很快速.比如说现在我了解到,在很多基层,所谓定点的民主选举制度,在《宪法》里面也提到,所谓财产权是最基本的人权,我相信这都是正确的历史方向,都是值得鼓励的历史的步伐.

当然,整个的政治改革,无论是脚步无论是范围,在大陆还有相当的空间来发展,但是我必须要讲,在过去这段时间里面,两岸所走的路、走的方向,已经使我们两岸无论是在差异还是在差距上,这个是越来越缩小,这是历史的潮流,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

再谈谈所谓民意的驱动.我这一次到大陆来访问,我说 “来的不易”,因为有若干的人很迟疑,甚至于有一种批判,认为我到这里来,是为了进行所谓第三次的国共和谈,所以我的目的是要“联共治台”,那个“台”下面还是有个“独”字.

我在这里要提出来,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同时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扭曲,因为讲这种话是从一个僵化的思维、冷战内战时期的一个思考来看问题、来想问题,时间的确对他们来讲过得太快了,让他们留在二十世纪甚至于 30年代、40年代、50年代,我们今天怎么不能够重视当前,怎么不能够放眼当前,来共同展望未来,来开创未来呢?

我们为什么不能够以善意为出发点、以信任为基础、以两岸人民的福祉为依归,为民族的长远的利益为考虑呢?以人民为主、幸福优先,我想这是包括我们所有的台湾 2300万、大陆13亿的人,我们所有的人民,大家会共同支持的一个方向.

我以前看到,面对东西德国,科尔总理说我们相互需要,面对南北韩,现在卢武玄也讲到,通力心兄弟情,这些声音难道一点都引不起来我们大家应该有的一些提例吗?我想答案是否的,我们会.今天我们所走的这条路是人民所支持的,我们搭桥铺路,是人民所愿意看到的,他们不愿意再看到两岸的对质、对抗、对立,甚至于对撞,他们愿意看到的是两岸的对话与和解,大家的相互合作.

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去年底,台湾进行 “立法”委员的选举,民意的展现,开始的时候可以说是非常明确地讲出来,我们就要走对路才有出路.

台湾走对路才有出路,我们认为不能够让 “民粹”主义取代民主的思想,不能够让“制宪”、“正名”、“去中国化”、武断的“台独”时间表来打破我们整个幸福的基础.

所以我们提出来我们的看法,其结果我们都知道,今天好多位 “立法”委员都在这里,认同支持这种看法和政策立场的在今天“立法”院里面是占有绝对多数的“立法”委员,今天来的国民党的“立法”委员有几十位,但还不全,他们都要来,我说不行,我说这样就放空营了,人家会偷袭.但是我想他们的当选,他们的得票你可以看到人民的趋势.

本 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参加周末课程体验
首次参加完全免费,请选择学习内容,我们将尽快通知您参加学习!
姓 名:   * 必填    
手 机:   * 必填    
QQ:   * 必填
想解决的问题:  

扫描微信号即可免费试听口才训练课程

口才微信号关闭